关于GLP-1

以下内容摘自GLP-1行业研究报告.pdf


肥胖症GLP-1 类药物是代谢疾病治疗的“基石药物”

人体天然GLP-1(胰高血糖素样肽-1)及Exendin-4(艾塞那肽)的发现掀起了GLP-1激动剂的研发热潮,GLP-1在生理上多种器官和病理上多种代谢疾病中发挥重要作用。GLP-1激动剂药物在多种代谢疾病中药效显著,且安全性良好:治疗2型糖尿病的降糖效果显著,市场份额增速最快;最安全的长效减重药,具有可预期的巨大需求;领先的肝纤维化缓解率,有望成为FDA批准首批上市的NASH治疗药物。 

image.png


市场前景持续看好的代谢慢病治疗药物

2020年全球糖尿病治疗药物市场规模为1000亿美元以上,中国糖尿病市场规模预计2030年达到2590亿元,其中GLP-1预计占比19.9%,复合年均增长率41.5%。2015-2020年诺和诺德利拉鲁肽销售收入持续高速增长,目前已占到减重治疗市场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,预计2022年全球肥胖症市场将达到34.4亿美元。目前主要国家和地区尚未有治疗NASH的药物获批,是未开拓的蓝海领域,未来5年GLP-1在NASH适应症获批后,将为GLP-1药物带来极大增量空间。 

image.png


推陈出新,新一代 GLP-1产品突出重围

GLP-1药物经历了半衰期改善的长效化、口服剂型产品的研发成功。但脂肪酸修饰的GLP-1具备更好的中枢神经系统药物效果,具有减重、AD等适应症拓展潜力。另外当前口服剂型的GLP-1产品生物利用度较低,在成本和治疗效果上仍然存在较大改善空间。此外,小分子激动剂如果在有效性和安全性方面产生突破,受益于小分子的成本经济性,将带来新的竞争格局。